手機遞四方速遞

遞四方速遞|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遊|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遞四方速遞 > 藝術> 正文

祁峯 情牽西部大漠 繪就藝術人生

2020-12-24 07:43:57 智能朗讀:

篆刻作品
扇面
《羣驢圖》
《八駿圖》
《顧盼生情》
《依偎》
書法作品

■人物簡介

祁峯,曾用名殷積壽,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著名畫家,1949年出生於甘肅酒泉。

1998年被授予“中國百傑書畫家”稱號;1999年被世界藝術家協會授予“世界傑出華人藝術家”和“世界華人百名藝術英才”稱號;2000年榮獲“中國百年風雲人物”金獎;2004年在北京首屆收藏博覽會上榮獲十大藝術家金藝獎。

出版有《中國當代名家畫集——祁峯》、《祁峯書畫》、《祁峯詩書畫集》、中央新影音像出版社監製出版《中國經典藝術作品展播——祁峯》等。

半個多世紀以來,甘肅畫家祁峯一直把自己的創作目標鎖定在大漠、雄風、駝隊、奔馬、毛驢等這些極具西部生命力特徵的物象上。在他的筆下,風雪中傲然前行的駱駝猶如大漠的精靈,堅忍不拔,雄渾蒼勁。其筆下的奔馬,則激情四射、奔騰不息。還有那憨態可掬的小毛驢,更是其樂融融、逍遙自在。

如今,哪怕已經是在藝術世界勤奮耕耘了半個多世紀,花甲之年的祁峯依然行走在創作道路上樂此不疲、筆耕不輟。從農村畫到城市,從國內畫到國外,祁峯就像一峯不知艱險和疲倦的駱駝,傲然向前。

祁峯以畫駱駝、駿馬、毛驢而享譽國內外,早在1996年就被香港《大公報》稱讚為“天下第一駝”。此後,這個美譽也是伴着他走遍大江南北,甚至漂洋過海。而有着西北人特有的淳樸憨實、執着剛毅性格的祁峯,走過的更是一條別人想象不到的艱辛坎坷之路。

“1949年正月初十,我出生在甘肅酒泉市臨水鄉一個農民家庭。”交談伊始,便把祁峯的思緒帶到了久遠的回憶中:“從我的名字不難看出,靠汗水生存在這片貧瘠土地上的人家,在那個年代裏對我的成長寄予了厚望,而我卻偏偏選擇了跟這片土地不太匹配的愛好——繪畫。”

1957年,8歲的祁峯和中國西部其他的小孩一樣步入了小學的課堂。但是,自從見到了課本後,他就被插頁上一幅幅有趣的插圖深深吸引,併為此而着了迷。老師叫他用鉛筆寫字,但他卻用手中僅有的半截鉛筆頭照着課文中的圖畫不停地畫了起來。

“當時就是覺得課本上的插畫好看。”祁峯迴憶。從那之後,他開始用鉛筆畫農村的花花草草,畫母親,畫家鄉的農民,畫拖拉機……

就這樣一直到了小學4年級。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學校門口撿了一本破舊的小冊子,內容大致是教怎樣畫鉛筆畫的,他一口氣將其讀完,就開始用小冊子中介紹的畫法畫人物,正式開始學習鉛筆畫。實際上,這也是整個少年時期他得到的惟一一本繪畫教材。也就是這本毫不起眼的小冊子,成為了他打開藝術人生之門的“金鑰匙”。

1967年,18歲的祁峯“會畫畫,畫得好”已在當時的“公社”裏小有名氣。公社黨委找到他,讓他畫毛澤東像,雖然沒有畫過,但必須接受這項任務。於是買了一片白色的綢子和紅、黃、藍、白四瓶廣告顏料,將綢子固定在一塊黑板上,照着放大的毛澤東照片開始作畫,像畫成之後轟動了全公社。而這,便是祁峯的第一幅水粉畫。

那年的一天,母親給了5元錢讓他去城裏買家裏用的東西。在城裏,祁峯看見有人在牆上畫毛澤東像,畫的很生動。湊近看,旁邊的“牙膏管”上寫着“油畫顏料”。此刻,他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畫油畫的顏料。

這時,他全然忘卻了來城裏的目的,把母親給的5元錢全部買成了油畫顏料和畫筆。當然,他也沒了回家的路費,於是便踏着月光跑回了距離城裏30公里的家。吃完母親用開水泡的饅頭,他馬上把水粉畫的毛澤東像改成了油畫。從此,各個生產隊,甚至是外縣的都請他去畫主席像,成為了遠近聞名的畫家。也就是從這一年起,祁峯開始自學油畫。

1973年,祁峯根據自己做赤腳醫生的經歷創作了油畫《雨夜出診》,展出之後得到好評,被破格招工進了酒泉市工藝美術廠從事專業美術工作。不再畫主席像之後,祁峯“失業”了。於是他主動申請去農村為老鄉畫油畫。揹着畫板,迎着風雪,藉着火爐裏燃起的玉米芯光亮畫畫,每幅畫收5元錢,一個月時間為廠裏掙回150元錢。

1976年,祁峯觀看了在蘭州展出的全國中國畫、連環畫展覽,並被中國畫深深地吸引,便決心開始學習畫國畫。在蘭州的一個星期裏,他每天泡在博物館畫速寫。回到酒泉後,便用1.4元錢買了20張宣紙,正式開始了國畫習作,並自學書法、篆刻及詩詞。後來,也是因為繪畫成就突出,1990年調入了酒泉市文化館工作,1992年調入了省檔案局畫室工作。1998年,祁峯從單位內退後前往了北京,並很快在這片藝術沃土中紮下了根。

説起祁峯畫駱駝的經歷,也頗為曲折。1979年酒泉對外開放,專事旅遊創作的祁峯,考慮後決定主攻駱駝繪畫。被譽為沙漠之舟的駱駝,是當地最常見的交通和農用工具,而且駱駝吃苦耐勞、任勞任怨的品格以及堅忍不拔的精神,深得人們喜愛。

“説來容易,實際上畫起來還是真的挺難,而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天天去寫生。”祁峯告訴記者:“當時,我還在酒泉工藝美術廠上班,每天下班後就騎車到農貿市場畫駱駝、驢、馬的速寫。星期天騎自行車出去,一看到路邊的驢、馬、駱駝就立馬停下來開始畫。十幾年如一日,我想盡了辦法找尋着它們的蹤跡,甚至幾乎走遍了敦煌月牙泉、寧夏沙湖、內蒙古額濟納旗、新疆吐魯番等有駱駝的地方。”

就這樣,經過不懈努力,祁峯筆下的駱駝終於贏得了省內外書畫藝術界以及廣大書畫愛好者的一致讚譽。他用蒼勁老辣的筆墨,借鑑西畫的明暗和光影以及雕塑和篆刻的線條,用純粹的水墨把融匯了馬首、蛇目、鼠耳、羊鼻、兔嘴、龍脖、虎胸、狗腹、雞腿、牛蹄、猴毛、豬尾等十二生肖優點的駱駝,描繪得從容而高雅。再配以漫天的風雪,真是盡顯西部蒼涼雄渾的壯美。

畫毛驢也是祁峯的一絕。為了畫好毛驢,他走遍了田間、地頭、牧場。在他的筆下,小毛驢或追逐嬉戲,或顧盼生情,憨態可掬,其樂融融。

祁峯筆下的駿馬,也是奔騰不息的生命寫照,無論是在奮蹄,還是在嘶鳴,都充滿了催人奮進的生命律動和激情。尤其是他的《百馬圖》,萬頭攢動、奔騰不息,狂放不羈、氣勢恢宏。徐悲鴻的夫人廖靜文在評價祁峯的馬時曾説:“祁峯畫馬學徐悲鴻而有自己的獨特風格,令人耳目一新。”

祁峯畫畫不用打草稿,起筆成畫,憨態可掬的西北毛驢,氣勢恢宏的山丹軍馬,堅忍不拔的沙漠之舟——風雪駱駝已浸入其每一滴血液裏。

另外,祁峯在花鳥繪畫方面也頗有造詣。早在1988年,他的一幅《墨葡萄》就在“全國20縣文化館研討會”上獲一等獎。此外,他在篆刻、草書方面也是成績斐然。

“中國畫屬於綜合性藝術,只有詩、書、畫、印全面發展,才是一位全面的畫家。”祁峯認為:“青年畫家應該結合自己的興趣愛好確定一個創作方向,要深入大自然採風寫生,觀察大自然的一花一木和每一個生靈。一個畫家最重要的是要看你的作品如何,要看你的作品是否能被羣眾所接受,是否具備積極健康和進步的精神與價值。”

中國畫中的“留白”是以虛空傳遞出豐盈,於不着一墨中含藴了不盡的風流。清代畫家惲壽平曾在其《南田論畫》中説到:“須知千樹萬樹,無一筆是樹;千山萬山,無一筆是山;千筆萬筆,無一筆是筆。有處恰是無、無處恰是有”。這句略帶玄虛的話語體悟出了中國書畫藝術中的空靈精神,道出了藴含在中國畫中久遠而深邃的哲學思想。

而祁峯“留白”的筆法便與道家思想有着相似的吻合。他筆下的作品,構思巧妙的“留白”不僅藴含了祁峯寄情於景、心向於駝的哲學思想,更重要的是通過駱駝這一載體,讓其形象更加豐滿,最終造就了一種超越自然、追求永恆的精神境界和美學思想。

有人曾經建議祁峯留起鬍鬚,紮起小辮,認為那才是畫家該有的“架子”。對此祁峯表示:“擺架子應擺到畫上,畫被社會認可了那才是架子。你見了羣眾擺個傲慢的樣子,羣眾越不會理你。如今文藝界隨處可見‘長鬚小辮’的怪相,這樣會教壞年輕人,使其在藝術的道路上迷失方向。”

如今,曾“拜駝為師”的祁峯也已是71歲的老人,但他仍然堅持每天早上6點鐘起牀練習書法。50多年來,他靠着驚人的毅力,如一峯堅忍不拔的駱駝,向着藝術的高峯不斷前行。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首席記者 李超 文/圖

來源: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