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遞四方速遞

遞四方速遞|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遊|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遞四方速遞 > 藝術> 正文

黃強 水墨之間呈造詣 大雅之處顯才華

2021-01-28 08:49:01 智能朗讀:

《隨緣》
《黃土魂》
《隆夏》
《鍾馗》
《達摩渡江》
《姜太公釣魚》
《祝壽圖》
寫生
《秋山流雲》
王僧虔 《筆意贊》
唐代韋應物 《滁州西澗》

■人物簡介

黃強,國家一級美術師、職業書畫家。祖籍甘肅靈台,畢業於河北大學工藝美術學院,歷任人民美術出版社編輯,2018年就讀於中央美術學院賈又福山水畫高研班。現為中國書畫藝術研究院理事、中國榜書書法協會會員、中國書畫篆刻家協會祕書長等職。其書畫作品被海內外藏家廣為收藏。

一個書畫家的成長經歷,通常是以飽滿人生成就非凡的藝術典範,而成長的背景是以藝術和天分作為發展首要和基礎的。在自我培養繪畫興趣以及持之以恆的刻苦努力中,來源於家庭的薰陶尤為重要。

作為在畫壇上頗具影響力的書畫家黃強,從小生長的黃土高原隴東農村給他提供了滋養藝術發展的契機。他的父親在鄉鄰的意識裏是一個才華橫溢的知識分子,黃強也是自小天性柔善、心思細膩。那時誰也沒有想到,這文質彬彬的柔弱外表下竟藴藏着對書畫藝術孜孜不倦的執着追求。

“小時候因為家裏貧窮買不起紙和筆,也買不起墨汁和繪畫用的水彩,我就想了很多辦法。”黃強回憶着童年時光也是感慨萬千:“看到被人扔掉的舊電池,就撿起來把外面的皮砸爛取出電池芯,而這電池的碳芯就成為了我的筆。平日裏,無論是在院子裏還是野外,也是隨時提筆就畫,隨處都是要用的‘本子’。冬天下雪了,就撿起被砍掉的樹枝在雪地上畫畫寫字。在農活的休息時間,就用手指或樹枝在地上寫字畫畫。”

就這樣,黃強一年又一年堅持着寫、不停地畫,為以後走上書畫藝術道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上中學之後,每當美術課時,我的課桌上就能收到全班20多位同學的美術作業,等着讓我完成。”他笑着説:“老師在上面講,我就在下面邊聽邊畫,等45分鐘的課時結束了,我也幾乎完成了這20多位同學的作業。”

自此,黃強便幾十年如一日,在書法、漫畫插圖、國畫人物、山水領域學習和創作。他是一位甘於寂寞的耕耘者,他的作品有意無意間追求自然之趣和疏淡清雅之韻味,構圖自然,力求新意、意境深遠,清新富於朝氣,令人產生無限遐想。

“黃強的作品恬淡而不失秀美,秀美而不失磅礴之勢。”知名作家、書法家王新這樣評價:“他一直從事國畫人物的創作和學習,後來還考上中央美術學院賈又福藝術研究院開始了山水畫的專業學習和創作。他鐘情傳統畫派,由四王入手,書法取法趙孟頫、董其昌,並將書法的技法引入畫法,又對范寬、龔賢、石濤等古代畫家身上下了不少功夫。”

“經過不斷努力和嘗試,黃強不再僅僅滿足於臨摹古畫,而是在繪畫的內容形式、筆墨技法和繪畫語言上構建形成了自己的創作風格。”王新表示:“黃強的作品既可厚重沉雄、精能之至,筆法幹練、高古典雅;又能虛中求實,造化無窮,用墨沉穩中求變化,抒寫閒逸之趣,貴乎自然而然也。 ”

就這樣,黃強數十年如一日的勤於彩墨,其畫作在不斷地提升。在力求人物山水的畫作技法上,黃強敢大膽創新,或密不透風,或大片留白,運筆所到之處彰顯了他的藝術個性。筆墨之處不浮誇,不張揚,卻極盡名家風範。

“不可否認,中國的書畫傳統藝術就是先做人後做事,一個藝術家的品行就是其作品的一面鏡子。而黃強也正是畫如其人、德藝雙馨,這是對黃強藝術最到位的肯定。”王新如是説。

“在筆墨構成上,黃強的山水畫簡淡空靈,繁簡相宜,寓意深遠。”他説:“其構圖細緻清新,幽雅深遠,樸實精妙。在表達內容上,他源於自然、源於傳統卻又融入自身的情感,這很自然就讓人想起北宋郭熙《林泉高致》所言,‘君子之所以愛夫山水者’,是因為‘丘園養素,所常處也;泉石嘯傲,所常樂也;漁樵隱逸,所常適也;猿鶴飛鳴,所常觀也。塵囂疆鎖,此人情所常厭也;煙霞仙聖,此人情所常願而不得見也。’黃強筆下具有的泉石嘯傲、漁樵隱逸,下筆靜穆清絕,具有濃郁的書卷之氣,他的畫是舊瓶新酒,古意新韻,枯潤相契、道法自然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和極高的藝術審美魅力。”

“黃強的作品不僅僅是追求把畫畫得精妙絕倫,他還要把畫畫得有聲有息,他筆下的山水之態都是‘活’的,無一不藴含着他充沛的思想情感。”王新還認為:“他的山水畫創作重點放在寫意上面,沒有帶着太強的功利性去作畫,只堅持追求意到筆留,每每樂於從山水繪畫中覓得無窮無盡的趣味。這也證明了他並不是在一昧仿製前人繪畫的技藝手法,而是再結合自己對山水畫藝術的見解進行創新。他非常擅長髮掘山水畫獨到的繪製手法,運用不同的視角,表現力與表現樣式,從而形成了鮮明藝術風格特點,這使他的山水之作,筆筆有新意。”

“細品黃強的山水作品,其胸有丘壑,書讀耕樵,在秉承山水為物當盡造化之美的藝術理念支配下,尤擅山水林泉、煙霞雲霧。”他説:“或峯迴路轉,或峯巒重疊,讓人有寄情山水、不問世事的愜意美感,更讓人滋生擅壑專丘、欲探奇訪勝的遊歷慾望。他用山水畫創作詮釋了大自然的奇景秀美,從視覺、顏色、層次、墨法的欣賞角度而言,疏密相宜、色彩勻稱、虛實意在、筆斷意存,是黃強先生創作山水的一大特點。”

心寄東籬、道法自然。一個山水畫家不僅要從自然山水中獲取創作靈感,提煉精湛的功力,更需具備返璞歸真之爛漫性情。

“我自己還有許多不足,需要繼續努力,在今後的藝術發展上我還是儘可能的讓一切藝術創作都能順其自然。”黃強謙遜地表示:“因為,回頭細細品味後也發現,在我創作中誕生的每一幅畫都鐫刻着時光的烙印,或是一個心境、一個靈魂,或是一份感情、一個故事。可以説,每一幅畫都是新起點,每一幅畫也都是一次磨礪。”

黃強為人淳樸、謙和低調,淡泊名利,一心用在繪畫上,對繪畫的執着,潛心鑽研繪事。幾十年如一日裏,悉心陪伴他的唯有一支畫筆、一杯香茗。無數個清晨和黃昏,他俯身畫案、揮毫潑墨,以自己的人生體驗縱情于山水之間,最終以執着的追求營造出一片屬於自己的藝術天地。

“國畫是靈魂與情感相融的載體,無論是人物、山水、抑或是花鳥的創作都是外師造化、內得心為創作之源。”王新感慨地説:“黃強的尺山寸水便成就了藝術的高雅,刻霧裁風能自成一家。不可否認,他的人物畫創作也是極具影響力的代表創作,堪稱筆墨老辣獨此一家。其筆簡意足、構境新穎的釋道人物畫創作已然在畫壇獨樹一幟,縱觀那山、那水、那人物,通透的就是黃強先生執着於人物乃至山水畫藝術創作之美。”

釋道人物畫是人物畫的一個獨具傳統特色的一個門類,而黃強的釋道人物畫更有着傳統藝術原汁原味的魅力。他運用傳統的筆墨,傳統的造型,重線條、重寫實、重傳神,筆墨最成功之處就是水墨融入靈魂的創作,以無我表現釋道人物風骨,用無他還原簡約本心。

他筆下的關公色墨相融,畫出了關公的忠、勇、義、仁,盡顯筆墨的意藴儒雅。畫出了成型於史傳的紅臉青衣,長鬢飄然,凸顯了筆墨大氣的精妙。還有鍾馗懲惡揚善、達摩悲憫蒼生,人物之間描摹的就是不能脱俗的扛鼎力作,源於釋道、精於墨、執於心,凡此種種,皆以筆筆不苟,形神畢肖著稱。

“墨法之間去偽存真,藝術的高端不在筆下,只在行走於墨間的悟性。”黃強認為:“任何一個創作有為的是藝術,造詣的是自我,有我無我,有它無它。在書畫創作面前,只需屬於藝術,而望遠近,當以心靈創作為首任才是。”

據瞭解,黃強不僅人物、山水兼攻,還是一位聲名遠揚的漫畫家,其書法造詣也是深受讚譽,兼具樸拙之美、靈性之美。也正是這不同凡響的藝術創作風格,始終令黃強堅守着純正的藝術本色,不為物慾而創作,只為藝術而發展,於水墨之間呈現藝術造詣,於大雅處方顯藝術才華。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首席記者 李超 文/圖

來源:

關閉